咆哮小老鼠

關於部落格
咆哮小老鼠
  • 16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工作可以不輕鬆,心態一定要陽光

  12年前,我從武漢大學畢業,被選調到湖北省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小鎮工作。從縣城到鄉鎮,要翻越兩座大山。顛簸的山路,飛揚的沙土,讓我對“一路風塵”有了很深刻的感觸。你會發現,接下的日子,你必須把心態調整到最好,和接踵而至的挑戰鬥智鬥勇。   在小鎮的第一天晚上就沒有睡好,半夜停電,恍惚中夢到游泳,醒來發現全身都浸泡在汗濕的床單上。此後很多個炎熱的夏夜,經常停水停電。我只好抱著席子到樓頂去睡,鼓勵自己說,這睡的是“星級賓館”啊。你看,躺在地上一睜眼,就是滿天繁星,正是天當被子地當床,星星點燈晚風涼,只用蒲扇不耗電,一覺睡到大天亮。漸漸地,我感受到,即便是貧瘠的鄉村,也自有它的美。滿天的繁星,遠處的蛙鳴,讓你有了一種內心的寧靜。   這裡地處湖北,但方言屬贛方言語系。大豬叫“居”,小豬叫“俊”,大魚叫“羽”,小魚叫“蘊”,九腔十八調的方言,讓我十分懵懂。第一次開會,我只聽懂了“開會”、“散會”等幾個詞。我絞盡腦汁,專門準備了一個本子,用音標註釋方言。當你把這當成是一個破譯密碼的過程,就有了一種解密的衝動。一些規律漸漸在筆頭下凸顯,比如[i]常常發音為“哎”。“河堤”讀作“湖袋”,那麼“鋼筆”就是“供擺”。一個多月後,“密碼本”記了滿滿一大本,我已經能比較容易地和大家交流。   我在大學學經濟管理,接受的第一份工作是收報紙,接電話,接待來訪。這一干,就是兩個多月。我想,就是收報紙,也要把報紙收得最好。我把凡是關於三農問題方面的報道,都剪下來,整理成集,送給相關部門參考。做了一段時間後,大家都覺得很不錯。而我發現自己竟也沉浸於這種收集與整理之中,有考據一樣的感覺。當你有時候找到一篇豆腐塊大小但充滿新意的文章,就像是發現了某個微小而特別的線索,會特別有成就感。一段時間後,我不再滿足於僅僅從報紙上收集資料。我找到大學同學,兩人搗鼓著給鎮里設計製作了當時全縣第一個鄉鎮網站。沒有想到,網站剛建好,就引得江浙老闆的關註,到我們這裡來投資。此後一些年,這個網站為全鎮招商引資發揮了很積極的作用。   因為來自外地,又只能說普通話,一些村民覺得我是文化人,跟他們不是一路,就敬而遠之,群眾工作不好開展。我想,誰家沒有孩子?我就經常先和他們的小孩子逗趣,輔導作業。小孩子們聽你講普通話感到很新奇,對我隨身攜帶的一些小卡片更是感興趣。見孩子們喜歡我,家長們也慢慢願意跟我搭話。我們在談論孩子未來,談論家庭收成的過程中,漸漸推動了工作,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我經常開玩笑說,這應該叫“孩子外交”。節假日,怕我孤單,村民們經常讓孩子來請我到他們家吃飯。後來,我調離小鎮時,很多村民來給我送行。那種情景,讓我現在還掛念於心。現在鎮里有孩子讀大學了,到了省城,也時常來看我。   這十多年,我先後工作於市委部門、城區政府、省直機關。但常常浮現於心的,是在鄉鎮的這幾年經歷。我不得不調整心態來體驗艱苦生活,不得不想盡辦法來面對各種挑戰。現在的我,是省教育廳的一名處級幹部,負責大學畢業生到基層任教的崗前培訓工作。我跟年輕的準老師們談起當年的故事,從住 “星級賓館”,到破“語言密碼”,從做“考據工作”,到搞“孩子外交”,我突然感受到,當年的基層經歷,竟是自己一段奇妙的人生之旅。這其中,有一種青春的心智,有一種青春的活力。  (原標題:就是收報紙,也要收得最好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